Welcome to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!

13730537272

联系我们

PRPULAR PUSH

ATTEN:
李经理
phone:
13730537272
QQ:
13730537272
ADD:
河北衡水

邵阳新型水泥毯

author: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

【Font size: big medium smail

time:2020-03-19 08:26:04

本文由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,重点介绍了故城新型水泥毯相关内容。华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专业提供绛县新型水泥毯,夏县新型水泥毯,垣曲新型水泥毯等多项产品服务。我司的产品因其精良的制作水准,超高的性价比在业内广为称赞,远销国内外。

故城新型水泥毯● ● ●

我今年28岁,目前在帝都,是一条广告狗。

4年前,我还是一名效力于国防工业的通信专业的射频工程师。

这个故事,就发生在那一年。

2012年,作为祖国国防体系中的一枚螺丝钉,我被派往南京,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部队实验。

离开津城的时候,春风十里,桃花堤上是一眼望不尽的烟华,等我回来时,已经是寒冬腊月,草木凋零。

● ● ●

时间回到2012年的早春三月,我单枪匹马独自一人,来到南京紫金山脚下,开始了漫长的忙碌的征途。

在那接近半年的时间里,我每天早上六点一刻起床洗漱,然后赶往集结点,坐上通信车,前往地处华东的海陆空各兵种部队,进行各项实验科目,有时候还要在部队待上几日。实验推进不顺利的时候,还要时不时的通几个宵。

在那些个望不尽的长夜里,我和几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年轻工程师,由于体力过分透支,有的时候,只要靠着实验场的坦克履带旁,就能迷迷糊糊的睡上一觉。夜色如洗,深空下火光点点,是有人蹲在草地上抽烟解乏。

这样的状况差不多过了半年多,实验科目告一段落,战舰回港,战机入库,我们这帮已然被操翻的家伙,被告知返回南京军区进行休整,准备下一个阶段的实验。

● ● ●

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,忙碌到一天只能休息五六个小时的那半年,铁骨铮铮屁事没有,一旦稍稍闲静下来,身体即刻报销。

回到南京后,我便开始低烧,隔了两日,半夜醒来,我忽然觉得头皮上似有异样,伸手去摸,心头一紧。

是一颗光滑剔透的水泡。

彼时我心里默念着是幻觉是幻觉,一夜过后,次日明平,全身已经沦陷。

是水痘。

同时伴随而来的,还有格外邪门而凶残的高烧。

每天入夜前,高烧都会如约而至,峰值能干到41度,实在扛不住了,我会摇摇晃晃的爬起来,跑到附近的医院急诊,挂一瓶水,打一针退烧。然后再摇摇晃晃的回来。

那家医院似乎和周边的医学院有广泛的合作关系,很多实习护士。有好几次,那个护士过来给我输液,虽然我由于担心恶心到别人,非常体贴的戴了帽子和口罩,但是她们捏着我的手给我输液的时候,很明显的还是受到了影响,经常针头跑偏,然后就退出来再进去,退出来再进去,并且越扎不进去她就越紧张,额头呼呼的冒汗,然后又来回进出了十次,这个时候即便是一个身体健康脾气狂和蔼的人,也会控制不住想要操刀子杀人的念头。我好几次忍不住,差点抄起旁边的针头,捅死眼前这个颤抖的魂淡。

我所在的位置地处中山陵和明孝陵之间,凑巧的是我去的医院名叫孝陵卫社区医院。也就是说,我待在两个坟墓中间,每天深夜要跑到其中一个守墓人开的医院去输液,加上持续不断的高烧,在这样的flag面前,即便是三观巨阳刚如我,也很难控制住不往撞鬼了这件事情上琢磨。

那些日子里我的一个常态是,每天半夜都要跑到这个名字叫做孝陵卫的,听起来像是给鬼看病的这么个阴森恐怖的地方扎一针肌肉针,然后一瘸一拐的像是被爆了菊花一样返回住处。

有一天深夜从医院回来,躺在床上浑身虚汗乱冒,忽然被一种深入灵魂的饥饿感击中了。

于是我像每一个客恙异地的脆弱家伙一样,很没出息的开始想家。

据不完全统计,每一次彻骨的思乡念头,有97%都是从味道开始的。

在那一夜我陷入昏睡之前,满脑子里都是家里的饭香。

我做了一个很饿很饿的梦。

● ● ●

第二天上午,我百无聊赖数着身上的水痘,直到做保洁的阿姨前来打扫房间。

自从我生病以来,保洁阿姨一直很照顾我,每天都会花上更多的时间为我打扫房间,关照我要开窗通风,我劝阻不及,她还为我洗了几次衣服。故城新型水泥毯


这一天她照常关照我有没有舒服一些,问我有没有吃饭。

一想起昨晚那个很饿很饿的梦,再一想酒店餐厅的饭菜,我心里就是一阵恶心。

见我一脸难色,阿姨没再说什么,只是嘱咐我好好休息,提着换洗下来的床单被罩转身出去了。

午时刚过,保洁阿姨前来看我。

还提着一只保温饭盒。

不知为何,我忽然觉得眼睛很热,为了避免失态,我赶紧挠了挠头,抿了抿嘴,说这怎么好意思呢阿姨。

阿姨坐下来,把饭盒打开,一盒白米粥,一盒萝卜咸菜,一盒糖拌西红柿。

阿姨说,快吃饭吧,孩子。

这几年来离家在外,只要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到故城,回到家里和爸妈团聚须臾,等我再次离开家,重新回到自己的征途,我便将那张以孩子命名的外套收进行囊,做回那个扛着天杵着地的,走在路上的铁人。

在距离故城几千公里的大陆东南端,我听闻到这句“快吃饭吧孩子”,忽然被一种久违的温情所击中,我再也不能控制,瞬间落了泪。

我不再说话,只是埋头吃饭,两行热泪流进白粥。

而阿姨坐在我对面,目光好像望向的,是她的儿子。

● ● ●

后来我和阿姨聊天,从她的口中我得知,她也有一个儿子,比我大两岁,做工程建筑的。

和我一样,阿姨的儿子一样离家千里之外,跟着项目四处跑。彼时,他正在镜泊湖做项目。

阿姨和我讲,“看到你我就会想起我的儿子,我在想他在外面,是不是也像你这样吃苦受累,是不是也会生了重病自己强撑着不敢告诉我,是不是也想拼命向我和他爸爸证明,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。”

说起这些的时候,阿姨眼里似有泪光。

最后阿姨说,“我希望当他在外受苦的时候,也会有人像这样善待他。”

● ● ●

在阿姨的照料下,我很快痊愈,再然后实验完结,返回津城。

经过了这近一年的差旅生涯和一场大病,我实在受够了地沟油的味道和一次性筷子的毛刺,于是准备自己做饭。

我置办了一整套厨房用品,锅碗瓢盆、油盐酱醋。

生平第一次抄起菜刀,我内心无比宁静而忐忑。

生平第一道菜是,名震东北的家常凉菜。

当一切准备妥当,我伸手夹了一筷子,到嘴边了却有一点迟疑。

卧槽万一巨难吃怎么办!

最终我痛下决心,横竖就是这么一筷子了!

吃到嘴里,品在舌尖儿,须臾片刻间,我脑瓜仁儿嗡了一声。

一般不二的,完完整整的,是母亲的味道。

跟你们说实话吧,那一刻我忽然有点想哭。

● ● ●

此后,我尝试做了很多在家时,母亲为我做的家常菜。只要我沉下心来,让自己掉入往事的河水,仔细体会一番,便能将味道做的八九不离十。

吃到口中,说是击中灵魂,也不为过。

那时我和耳洞小姐还没有结婚,我和她说起这个事情,她表示也要试试。

耳洞小姐说,我想起了家乡的梯田。

耳洞小姐说,我想起了春野中的山茶和八月瓜。

耳洞小姐说,我想起了乡下外婆家的炊烟和吊脚楼。故城新型水泥毯

耳洞小姐说,我想起了山间的溪水、树丛、松鼠和桂花的香味。

耳洞小姐忽然头一歪,靠在我肩膀上,说,我想家了。

● ● ●

我知道,在她的眼睛里,是一片魂里梦里,生生世世都绕不过去的苗乡。

那里是我们都有的,尘埃家园。

我们都是,时光中的浪子。

回头看到,山河中的故城。